会员登录
登陆加载中...
热点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新经济和新常态下的产业发展和商业模式创新
来源: 复旦北京校友会高教界联谊会 作者:冯华 发表日期: 2015-4-13 11:10:17 阅读次数: 4174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新经济和新常态下的产业发展和商业模式创新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系主任、服务经济与新兴产业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

冯华教授

 

编者按:2015314日,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高教界联谊会“走进高校”系列活动第八讲“新经济和新常态下的产业发展和商业模式创新”在北方交通大学举办。本次主题演讲由冯华教授主讲,北京校友会会长程天权、常务副会长李百祥以及执行秘书长刘青,北京各界校友30多人,以及远道而来的安徽校友会副会长陈强虎、上海校友尹荣等一同参加。该活动由高教联谊会秘书长唐中主持。主题演讲后,与会者与冯华教授进行了热烈互动。

据悉,高教联谊会还将发挥自身优势,今年内即将筹划“一带一路”主题研讨和高教改革主题讨论,并视机退出。

 

一、认识新常态与适应新常态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那么新常态的表现是什么呢?新常态的表现是三期叠加:(一)增长速度换挡期(二)结构调整阵痛期(三)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改革开放30多年来年均近10%的持续高增长,把中国经济带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随着国民经济总量等基数增大,支撑经济发展的人力资源、自然资源以及制度安排和经济政策等要素正在发生变化,从劳动力、资本、技术进步等生产要素结构分析,从一、二、三次产业结构分析,都可看到,我国经济增长速度下降是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现象,是一个发生在实体经济层面上的自然过程。这些内在影响,再加上国际金融危机的外来影响,我国经济增速近年来呈现逐级放缓的态势。

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国际金融危机的长期化、各国应对危机加快结构调整的积极成效,增强了我们用市场机制倒逼经济结构调整的紧迫感。结构调整不是免费午餐。为了化解过剩产能,优化产业结构,一些行业难免受到较大冲击,有些企业会退出市场,这些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就是结构调整中的“阵痛”。美国经济近来温和复苏,以大数据、生物科技、页岩气等为主的高科技产业再次站到了世界经济的前沿,主动的结构调整为美国新兴产业的崛起赢得了先机。对于处在转型升级关键时期的中国经济来说,结构调整是大势所趋,必须痛下决心。在这个阶段,虽然刺激政策逐步退出,但政策的累积效应和溢出效应还在发挥作用,对经济结构继续产生深远影响。

新常态本质的是发展方式和动力向创新驱动转换。然而李佐军等教授对新常态有不同的认识,包括第一,经济增长速度的新常态;第二,经济结构的新常态;主要表现为消费结构、产业结构、区域结构和排放结构的新常态;第三,经济质量的新常态;第四,经济增长动力的新常态;第五,财富分配的新常态,主要表现为:由主要实现国富转为主要实现民富,由少数垄断行业富裕转为各个行业共同富裕,由少数人暴富转为绝大多数人共同富裕;第六,制度环境的新常态,主要表现为:由政府主导型经济体制转为市场主导型经济体制,政府则由权力型政府转为服务型政府、由经济型政府转为社会型政府,真正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

引领新常态要依靠创新驱动战略。为应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挑战,十八大明确提出“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必须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随着创新全球化时代到来,各国纷纷推出创新竞争计划,如日本“国家战略特区”、法国“竞争力集群”,美国的国家制造业创新网络“NNMI”计划,德国“工业4.0”计划。因此,习总书记强调“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决定着中华民族前途命运。”

二、双引擎引领新常态产业发展

一个新引擎就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通过创新产业化,把民间活力释放出来,让一大批新兴经济业态成长起来;习近平总书记讲要打通科技和经济通道,科技和经济紧密结合。讲科技与经济对接、创新与产业对接、创新项目与现实成果对接、研发人员创新投入和劳动成果对接,都是要实现创新驱动。国务院最近出台文件支持“众创空间”,克强总理把大众创业看做和当年的农村承包责任制一样的伟大改革。“众创空间”不仅是创业空间、创新空间,不仅是物理空间和场所,更是政策空间、服务空间,人的发展空间,梦想实现的空间。

另一个引擎是增加公共产品服务供给。补齐短板,改造传统引擎。推动产业创新,制造业升级。我们在提产业结构调整,表面是产业产品结构调整,背后是要素结构和技术结构问题。要改变中国目前低工资、低成本、低附加值、低质量的低价格工业化模式必须从创新驱动入手。提高技术水平,推动产品质量提高,进一步提高附加值。

培育打造新引擎,改造升级传统引擎,是新常态下中国经济行稳致远的关键所在,是实现经济向中高速换挡,产业向中高端升级的动力。

打造双引擎要在科技服务基础设施上精准发力。原因有以下几点:(1环境变了,游戏规则全变了。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成功的经验之一是以园区化战略推进工业化,先规划园区,以基础设施建设为抓手,搞好“三通一平”、“五通一平”、“七通一平”,然后招商引资,发展加工业。这种工业化思维和体制取得了辉煌成就,已经深入人心,形成了习惯、乃至路径依赖,有可能成为发展新经济和新兴产业的障碍。 (2)传统模式长不出新经济,很多地区用加工业思维做新兴产业遇到困难和挫折。另一方面,我国有大量科技成果由于种种原因没有产业化,这些技术或专利过了几年就像冰棍一样融化了、蒸发了。所以,习总书记强调实施创新驱动战略要突破“思想障碍和制度篱笆”。(3)新型工业化和发展新经济更需要软的基础设施,核心是科技创新服务体系。包括四个链条: 一是从创业苗圃、到孵化器、再到加速器的全过程创业服务链条。即众创空间的具体表现形式;二是技术转移服务链条。技术转移服务作为一种业态,其本身的发展对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具有重要意义,企业间战略联盟、跨国并购成为技术转移的重要形式,技术从小企业、创业企业手中转移到大企业、跨国企业手中,同时还通过科技人员创业、跨区域创业等方式来完成技术转移。在此背景下,紧密结合本地技术需求、通过严谨的产业链分析与选择、与最契合的技术资源建立联系渠道,开展专业化、精细化的服务,是技术转移服务的重要趋势;三是资金服务链条。传统银行无法应对创新创业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必须鼓励创业投资、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知识产权质押贷款等科技金融创新;四是人才服务链条。人才是知识、技术和创新能力的载体,是科技园区发展的最关键要素。硅谷的成功得益于面向全球的科技人才流动机制(如H-1B签证计划,绿卡制及科技合作协议等),使得世界各国一流的科技创新人才都能自由地向硅谷集聚。

科技服务业是链接科技资源和实体经济的载体。习总书记反复强调:实施创新驱动战略,要激活科技资源,打通科技和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通道! 要像过去30年抓三通一平基础设施一样抓科技服务业发展和科技服务体系建设!科技服务体系就是新经济的基础设施!

然而体制机制障碍重重,阻碍技术转移与扩散。北京大学技术开发合同占其技术交易80%以上,而由于技术转让涉及到国有资产的处置问题,技术转让占比不到5%。高校与企业及科研机构签订的产学研合作技术开发占70%以上,技术转让比例仅仅占4.6%。根据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的调查,在87所被调查的高校中,57.5%的高校(50)所未实施的专利占90%以上。高校整体未利用的专利占82%左右。据北京市统计,2011年企业研发投入与技术交易额之比为100465,高校和科研机构的这一比例分别为10017100:38,企业这一投入产出比例是高校的27倍,科研机构的12倍。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