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登陆加载中...
热点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又见王万青
来源: 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 作者:校友会 发表日期: 2014-3-7 17:00:35 阅读次数: 1290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又见王万青

刘青

201314号,我收到陈克铨会长转发的一条短信:“陈会长您好,我是王万青,今在兰州,明日到京,求一宿处(一室一壶开水足矣,被褥自理)六号上午卫生部报到,有会,如果可以,请发短信。致礼。”

王万青——我的思绪回到2010年,那是第一次见王万青,他来北京参加上医文化研讨会,王万青由西安的吴合学长推荐,陈克铨会长将他作为特邀嘉宾从甘南藏族自治州邀请前来北京参会。(会后不久,他被央视评为“2010感动中国人物”。)会议期间我是会务组成员,非常之忙,虽然没有时间和王万青说话,但是王万青很特别,当时来北京开研讨会,是背着帐篷睡袋来的,一路风餐露宿,走了一个星期才到京!对此我印象极深,写了一篇“我心目中的王万青”的文章刊登在“北京校友通讯”上。

王万青此次来京是参加卫生部的“白求恩奖章”颁奖大会,全国仅有10位战斗在一线的医药工作者获此殊荣,历年来共有40位医疗战线上的工作者获此奖章。

我万没想到,这一次又见王万青,我会与王万青进行如此深入的访谈,用王万青的话来说,有些方面记者、媒体还都未曾涉足!

对于王万青的求助,我首先帮他定了一处很经济的旅馆,陈会长和李壮亲自到火车站接他,晚上陈会长、李莉和我为他洗尘。

时隔两年半,我再次见到王万青,虽说这两年来他得到许多殊荣,端量之下,王万青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与2010年夏天相比,单帽换成棉帽(那种老式军帽),一件半长藏蓝色冲锋衣(有好多兜),磨旧的黑色皮裤和布满碎纹的黑色旧棉皮鞋。这次他没有背帐篷和睡袋。我特别注意到床上一件他的行李,像战士的行军背包那样打着绳子节,材质是到动物园搞服装批发的小贩用的那种编织袋,还不是袋子,就是一张那种材质的包袱皮。我心想,这也太不好拿了。

席间闲聊,王万青说起他很爱唱歌,曾经是当年“上海一医”文工团的成员,在甘南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就将自己反锁在屋子里,一首一首地用俄文唱苏联歌曲。原来老师有如此美妙的歌喉!我说,您要是能晚两天来京就好了,这个周末我们校友会开迎春团拜会,主要就是唱唱歌跳跳舞,陈会长和李莉都附和,是啊,要不然在京留几天吧,参加我们的团拜会后再走。

王万青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好啊,我没意见。。。”

没想到,老师肯留下来!

8号他开完卫生部的会到12号,还有好几天呢,参观名胜古迹,还可以干些什么呢?陈会长马上给出了答案,请他讲他的故事啊,留下他的故事,看能不能写些东西,并笑呵呵地鼓励我来完成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我对突然领到的任务有些压力,但是我知道,必须做好!陈会长即将出国探亲,最近一段很忙,再说即便不忙,也不可能让70多岁的陈会长来陪王万青。更何况陈会长不辞辛苦次日凌晨就将采访提纲帮我拟好。

第二天一大早,我开车把王万青送到卫生部会场,把提纲给他,约好8号会议结束再见面。再仔细看看陈会长的提纲,列的问题特别好,只是题目好大啊!到底怎样访谈呢?接下来的两天我都在思考:怎样记录他的故事呢?

有了,王万青头天给我们看了一本小册子,是他亲手画的连环画,内容就是他在甘南二十年的牧区生活,上面记录了他工作、生活的故事,只是每幅画都只有不超过140字的注释(是腾讯微博字数的要求),何不按此思路再结合陈会长的问题,将他的故事展开呢。。。

8号上午王万青开完会,我就将他接到新的住处,开始正式访谈。

王万青说陈会长的提纲的确挺大,他得思考思考才能回答。我说了我的想法,他表示同意,但是有些担心,只有这几天的时间是否能将50页左右的连环画讲完。经过反复商谈,我们决定,就按连环画讲,能讲多少讲多少。

于是从8号中午开始,我们陆陆续续进行了4天的访谈,实际录入时长合计为14个小时。

王万青很健谈,他在草原的生活,充满了传奇色彩,他讲得投入,我听得专心,常常水都忘记喝一口。医药相通,在他讲到专业时,我大多数能够呼应,比如说,王万青讲到抢救喉阻塞女牧民用的环甲膜穿刺,我当时提出要用地塞米松,王万青大大夸奖我,说对的,紧急疏通气道后是要立即跟上激素,当时还没有地塞米松,用的是氢化可的松静推。但是我也出过笑话,讲到急救被牦牛挑破腹部的小南美这个故事时,王万青说当时截掉84公分溢出体外的坏死肠管,里外都要缝针,可是当时阿万仓乡卫生院只有一种型号的线,我说是羊肠线吗?王万青乐了,说羊肠线可不能用,因为羊肠线一但吸收,缝好的肠子就断开了,手术可就白做了,我真无知!王万青安慰我说,你又不是外科大夫,不知道很正常,但是他又告诉我,他还真遇到过当地已行医45年的大夫要用羊肠线缝胃!“真不知此人是哪个学校教出来的,上医绝不可能出这样的大夫!”他皱着眉头说。

9号一早,我陪王万青去参观鲁迅博物馆。我问王万青为什么想看鲁迅博物馆,他说上次来京参加十八大,跟着代表团来参观看得不仔细,另外,甘肃省卫生厅准备在阿万仓乡卫生院他住过的房子建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如何布展,也需要他做顾问。王万青用DV机仔细拍了故居、书屋以及三个展厅。说来惭愧,来京20多年,我还真没去过鲁迅故居,而且王万青对鲁迅似乎非常了解,边参观边跟我讲鲁迅的事情(他倒成了我这个“地主”的导游!)。

11号陪王万青去国家图书馆,这也是他多年的愿望。他说每次回上海探亲,他都会留出许多时间泡在上海图书馆,也会去福州路的书店买书,他曾从上海陆续购买了40多卷的俄文版医学大百科全书,100多斤重,让家人分批寄到或自己带到玛曲,在煤油灯下一本本细细研读。书中记载过一种罕见病,他还据此做过别人质疑的诊断;他的俄文也因此一直保持着高水平,在升职称外语考试时,他考出了96分的高分,震动了当时甘肃省的卫生系统。

到了国图,我以为他就是参观一下,没想到他还是有目的的,要看肾结核和坐骨神经痛方面的诊断医书,我和王万青在长长的一排排医学图书中一起寻找。询问之下,才知王万青最近遇到这方面的病人,诊断上有些吃不准。我不禁心生佩服,他已经退休89年了,还这样好学,这样敬业,这样认真,不愧是上医出来的大夫。王万青临走用DV机拍下了国图硕大的阅览室,说要回去给玛曲人开开眼,还说很可能他是玛曲第一个来过国图的人。

我感觉王万青只要一出门,他永远是带着在草原出诊的习惯。他来北京开会也带着被子,脸盆(有三个之多)、水壶。特别是吃的方面,我给他买些点心、方便面、水果、酱菜,说好了做他的早点,还煮了些鸡蛋。没想到,他经常把这些东西当成午饭、晚饭,有时我到宾馆找他吃饭,他说吃完了,就吃的这些鸡蛋、点心,甚至还有头天剩的米饭,泡泡热水他就吃了。他说他算计了,这些东西不然到走时吃不完。这件事搞得我无可奈何,后几天我们混熟了,他说他想吃红烧肉,说当年藏区多是牛羊肉,猪肉极少见,发了工资如有机会上县城,他就买几听猪肉罐头解馋,有时供销社的猪肉罐头都被他买光了。我就和他在附近找,可是没找到,只在一家餐馆吃到东坡肉,不大正宗。我想我干脆做给他吃吧,那天晚上做好了高高兴兴请他到我家来,没想到他又吃过了,唉!他说,明天吃吧,我只好第二天中午送过去,没想到第二天中午他又吃过了,他说没关系我带到兰州吃!我简直没脾气了!

访谈的这几天可把王万青累坏了,一开始我们不熟,虽然我一再问他,他还是没把他习惯的真正作息时间告诉我,为赶时间,我就按照内地人的作息时间安排我们的访谈,甚至还一厢情愿地安排了一次和复旦北京校友们的见面会,后来熟了,王万青才慢慢告诉我其实他在玛曲每天睡得很早,一天只吃两顿饭。我一下觉得特别对不住王万青,前两天的晚上,我们都聊到很晚,王万青很累的,但是因为聊得兴奋又难以入睡。我赶紧取消安排在晚上的见面会,晚上也不再安排访谈。中间又给王万青换了家旅馆,因为那家旅馆盥洗室太冷了,洗澡会感冒。这些都是我考虑不周的地方,害得王万青回到玛曲就病了几天。我真是觉得万分抱歉!

12号王万青参加了我们复旦北京校友会的迎春团拜会,与近三百校友济济一堂,欢度新年。王万青果然嗓音浑厚,他唱了两首歌曲,一首是俄文的喀秋莎,一首是自创的歌曲。主持人简单介绍了王万青的事迹,不少年轻校友纷纷上前问候王万青,与他合影,对他表示由衷的敬意。王万青还应邀在团拜会上给大家抽奖助兴。

第二天一大早,我去机场送王万青。我送给他一个行李袋,装上他的行军包大小差不多。他专门带了一个简易折叠车,用一根结实的麻绳把他大大小小的行李捆在折叠车上。我还是对他的行李很感兴趣,拍了照片留念。李莉秘书长竟也不辞辛苦,赶到机场为王万青送行,专门送他一张莫斯科餐厅的俄文歌曲CD。临别,王万青送我一条长长的哈达,我们相约今年9月份兰州复旦世界校友联谊会上见。

再次送别王万青,我对这位“感动中国人物”不再感到虚无缥缈,相处几天下来,我耳边一直萦绕着他多年不变的上海普通话,我实实在在被他的故事不断地感动着、教育着……王万青从一个地道的大上海的城里人,由于那个特殊的年代,而去了甘南一个如此落后的少数民族聚居区,反差之大是难以想象的,而他坚持下来了,甚至他已经和当地人融为一体,比方说,他每次来京出席重要活动,他都带一套藏袍(包括这次来京领奖),在重要场合穿戴,他以一个藏民家属为自豪。他虽为一介草民,但是却牢记上医校训,“正谊明道,为人群服务”,体现了崇高的医德。他坚持服务藏区四十年,不愧为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吃苦耐劳,不计个人得失。

团拜会上,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程天权向陈克铨会长建议,应该聘请王万青为上医的客座教授,他说这样的人实在是越来越少了!陈会长向我转达了程书记的意见,这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陈会长指示我起草了一封信,发给复旦大学副校长兼上海医学院院长桂永浩,核心内容是推荐王万青做上海医学院的客座教授,王万青虽不同于大城市的那些专家,但是他能给予在校生的医学人文教育是无可替代的!桂校长几天后回复了邮件,他肯定了这个建议,并表示将仔细研究尽快落实。我看到邮件真是非常高兴!

速录公司十天内已将王万青的口述资料录为文字稿,我准备将这些文字稿整理一下,先串成一部粗略的报告文学或是人物传记,从校友角度记录王万青前二十年在玛曲行医的经历,力争做到真实准确。

我真心期待“三见王万青”!
上一篇:没有上一条记录
下一篇:为国把关 为民尽责-采访院士桑国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