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登陆加载中...
热点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坚持三服务宗旨,突出对校友的服务
来源: 上医校友会 作者:上医北京校友会 发表日期: 2013-12-14 22:04:31 阅读次数: 988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坚持三服务宗旨,突出对校友的服务

在复旦大学上医北京校友会第四届1次理事会上的报告

20131214

陈克铨

 

2012610,进行了校友会理事会换届改选,由于种种原因,四届1次理事会拖到今天才举行,首先向大家致歉。

一年半来,秘书处多次碰头,讨论日常工作,凡重要的问题,均通过电子邮件、电话等形式征求常务副会长、副会长、理事等的意见与建议。所以,校友会工作仍然是有序在进行,现向理事会汇报,希望通过今天的理事会,予以审议。

这里,对照去年1215日上午,在母校创建85周年庆祝会上提出的四项主要工作内容,逐一汇报如下:

1、为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的未来发展建言献策。在广泛征求校友们意见之后,于2013217,以复旦大学上医北京校友会的名义向杨玉良校长写了一份建议,标题是:《传承上医文化,共推上医发展》(附件一),主要就是两点:医学教育的整合性与医院对医学院的附属性。前者指的是,基础医学、临床医学、公共卫生学、药学、护理学,甚至包括医预(通识教育)是一个整体,一个独立的整体,由医学教育家领导并管理;后者指的是,附属医院应该是医学院的附属医院,而不是综合性大学的附属医院。

建议复旦大学:第一,给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最大的独立性,除掉没有法人地位,什么都给她:独立的人力资源权、干部考核任免权、财务收支掌控权、直接对外招生权等等。第二,医院一律改成医学院的附属医院,为此,提升医学院的行政级别,而不降低医院级别,医学院院长应该是复旦大学常务副校长,而且,他在学校只管医学院,不分管其他的事情。

强调要加强医学院领导班子的建设:体制上加强,赶快组建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党委;思想上加强,每个班子成员不要看重个人的职务、级别和得失,而要时时检视自己的责任、义务和奉献;组织上加强,充分发挥院务委员会、学术委员会、教职工代表大会等的作用;软件上加强,特别是吸引和招聘一流学科领军人物,并着力自己培养人才。

2、对我国医疗卫生事业改革提出有影响的建议。同样,在多次讨论和征求意见后,同样以校友会名义,于916向中央领导递交了对深化医改的思考与建议:《公立医院应该去市场化》(附件2)。主要内容有五点:一,公立医院逐步去市场化;二,提高医生薪酬待遇;三,建立我国特色的医疗保险体系;四,加强基层卫生体系建设;五,拓宽社会办医渠道。

3、推动“光彩贵州”计划的落实。后正式冠名为“当代白求恩行动”,上个月7日至15日,已经完成了初次实践(附件3)。这一次由我们上医北京校友会组织,由原来上海第一医学院医61届校友8人、特邀“白求恩奖章”获得者王万青以及上海医学院校董龚朝晖同往。我们“当代白求恩行动”上海医学院小分队与早几天到达的加拿大小分队在兴义会师,媒体作了报道;贵阳医学院和她的附属医院,兴义市委、市政府和兴义市人民医院热烈欢迎小分队的到来,并做了细致的安排;我们这支平均75岁高龄的上医学子,用行动弘扬上医文化,学习白求恩精神,收获甚大。达到了预期效果。

4、与养老院合作,共同兴办公益性的养老事业。这项工作由朝晖统筹安排,已经酝酿两年多了,做了一些调查研究,有了一些框架性的考虑,尚待认真落实。

今年初,刘青采访、编著的《阿万仓的上医人王万青》已经正式出版;

今年,根据庆祝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成立三十周年的要求,刘青为主,采访和征求了一些老学长的意见,编写了上医北京校友会志,为校友们更好地认识母校上医、了解校友会,提供了客观的史实。鉴于时间限制,估计有不少遗漏和不当之处,请理监事们修改、纠正、补充。

 

根据十年来校友会工作实践,我们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积累了不少的经验。

在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内,我们是其中的一个分会,从合作并时坚持“融合”,发展到今天提出“深度融合”,在彼此团结、共建“三服务”上贡献了我们的力量;在上海医科大学校友会内,我们北京校友会是其中活跃的一员,为母校的发展、为创建一流医学院、一流大学同样贡献了自已的力量。

在两个校友会合并的第二个十年里,综观校友、学校、社会、国家的前进步伐和方向,特别在十八大三中全会以后,改革和发展是不可阻挡的潮流。前一段时间里我们关心的医学教育与医改,其规律性的内涵已经清楚了,我们该说的话都说了,我们要保持关注,期待的是政府职能部门的作为;但作为一个校友会,不必把它们放到工作的重点上了,需要把重点转向“服务校友”。

近三年,新校友来了40多位,他(她)们是校友会的新生血液,要坚持每年召开迎新会,要通过各种渠道,关心他(她)们的健康成长,在业务上迅速得到提高,思想上不断补充正能量,生活上帮助解决可能碰到的困难,让小弟妹们一来北京就感到“家”的温暖,每次,朝晖都是热情安排。

另一方面,大多数校友已经或者正在跨进老年的行列,使他(她)们老有所依、老有所乐,是校友会需要学习和探讨的新课题,我们应该能做更多的工作。比如,按照当年的年级、学系,或者按照来北京以后的单位,理事们分分工,经常给他(她)们打个电话、说说话,重要的时候去看看他(她)们。特别是,能不能在2014年,实实在在地哪怕与一个养老院合作,办成一个校友会参与的养老事业?让我们的医疗、教育、护理资源发掘出来,也让需要养老院关怀的老校友各得其所。(我们即将起草一个资源登记表)。

 

各位理监事,我们复旦大学上医北京校友会是在过穷日子的条件下工作的,凡需要物质支持的,朝晖总是尽力提供。我们所有的理事只有奉献,没有物质回报。但我们坚持下来了,习惯了。可从另一方面看,也反映了我的无能,总没有下决心、想办法创造一些合理的收入。“钱并非万能,没有钱又是万万不能的”。在这个问题上,明年能不能有所突破?有没有哪一位理监事能够带领校友会闯出一条路子来?

与此相联,我们的每一位理监事能不能给自已提一个要求:每年为校友会做一件实事?联系校友、报道校友、创收、讲课……,使我们的校友会始终保持强有力的凝聚力、吸引力、向心力?请大家群策群力,尽心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