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登陆加载中...
热点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校友书讯
来源: 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 作者:校友会 发表日期: 2009-8-10 9:15:07 阅读次数: 1017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校友书讯

 

《洪绂曾文集》新近出版

 

北京校友会名誉会长、中国农业问题专家洪绂曾的文集新近由中国农业出版社出版。

 

《洪绂曾文集》全书80万字,集中体现了作者在工作和研究中主要的有代表性的思想和成果,记载了“三农”多个领域的问题,特别是草原建设与草业开发、农业科技与教育进展、农村区域发展以及建言献策方面所做的大量工作,从不同侧面反映出我国改革开放30年来“三农”工作的进展轨迹,民主政治发展和参政议政的成果,是一部不可多得的见证中国“三农”与区域发展以及中国特色政体改革发展的史料。

 

《文集》所涉领域宽广、内容丰富。文字不事雕琢,语言朴实,却具有真知灼见,透射出作者的科学素养、科学精神及追求真理的高尚品格。

 

(尚农供稿)

 

 

鲁育宗出版《大学梦寻》

 

鲁育宗校友新近出版了一本新书,书名为《大学梦寻》,副标题“1977——2009中国大学实录”。由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的这本书,以母校复旦大学30多年的实践为基础,分五个阶段,着重从精神和文化层面对中国大学的发展范式进行了大胆的探索。

 

20世纪以来中国的大学是整个社会的晴雨表。从1977年以来,中国的大学从重生到迷乱,从精英教育走向大众教育牵动着社会最为敏感的神经。

 

鲁育宗的“梦寻”,绝不是简单地记录这三十多年的大学历程,而是想寻找真正的“大学精神”。他认为,大学应该有自己的精神,唯其精神,才能够“经世而独立,历久而弥新”。他主张大学精神的核心是唤起对于新思想、新事物的好奇心,鼓励自由探索、自由审视、自由创造。

 

《大学梦寻》把从1977年到2009年的大学发展划分为破冰年代、激情燃烧的岁月、抉择的年代、脉动的年代、跃动的年代的五个阶段,用纪实生动的笔触,再现了复旦园的沸腾生活和学子们追时的激动情怀,有“仰望天空,思考未来”的豪情,有迷乱、踌躇和彷徨,有疯狂也有沉思和追求。如果把这本书记述的30多年与复旦创办之初到文革结束的七十多年历史联系起来思改,那么你会感到“大学精神价值的失落,传统的切断,或许是当前大学最大的文化疾患”。这时你会真切认识到你心中寻找的大学梦,即是大学的精神价值,也是大学的“文化梦”。因此,这个心灵家园的构建,在今天的中国和世界显得尤为重要。

 

鲁育宗是浙江瑞安人,先进入同济大学获工学学士学位,后进复旦大学,获金融专业硕士和博士学位。现从事风险投资基金管理,是上海复旦量子创业投资管理公司总裁。

 

(青学供稿)

 

朱丕荣校友又出新著

 

复旦大学农学院校友朱丕荣笔耕不缀,今年又出新著:《环球农业与中国农业对外合作》,内容包括环球农业、农产品国际贸易、中国农业对外合作三部分,主要是作者在文革后担任农业部对外合作司司长、联合国粮农组织计划委员会委员期间所撰写文章。作者希望本书的出版有助于进一步研讨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前提下,世界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农业与农村形势;有助于推进中国农业现代化建设和世界能源的新发展;有利于增加生产、改善生活、优化环境,创建和谐社会。《环球农业与中国农业对外合作》一书共26万字,由中国农业出版社于今年5月出版。

 

(尚农供稿)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把握健康的金钥匙》出版记

 

文/张宏文

 

2008年暮春一个周六的上午,乍冷还寒的季节透着丝丝凉意,但却未能阻止住一群人奔向北京国宏宾馆的热情。这些人便是新成立不久的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的校友们。今天他们来这里是为了聆听自己的老学长著名的健康教育专家——洪昭光教授关于健康的讲座。

 

改革开放30年随着中国人生活水平不断的提高,人们对健康的关注也日渐加深。过去只注重吃的饱、吃的好的观念也正在被吃的健康的观念取代。讲座会场里洪昭光教授关于健康的理念和生动的讲解让大家听得津津有味。精神矍铄的洪教授不但讲得传神,而且还亲自给大家示范了办公室保健操。在“你拍一,我拍一,一直拍到七十七”;“深呼吸,下蹲起,10点10分去看戏”的口号中,没用几分钟一套舒经活血、锻炼肌肉的保健操便完成了。口诀好记、简便易行的保健操通过洪教授的现场演示,使办公室一族非运动场所和器械不能运动的固有观念变的苍白。不少人感叹,原来锻炼可以如此简单。

 

在台下听讲的人群中,有一位热情的复旦校友——中国人口出版社的社长,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的常务副会长陶庆军。作为一名出版人,陶社长无疑有着明锐的判断力。向更多的人传播健康观念是出版社和出版人的责任和义务,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听完讲座不久出版社就策划将洪教授的讲稿内容整理出书,为广大的校友和人口计生系统工作者服务,由出版社邱立副总编亲自负责组织协调图书的出版,并且,针对目前市场上洪教授的书多定价较高的情况,社里提出做精编版、低定价的图书,以便使更多的人能分享洪昭光教授的健康观念。这个想法立即得到了校友会的大力支持,徐耀中会长和李莉秘书长同意将该书冠以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鼎力推荐。校友会第一副会长、复旦大学上医北京校友会会长陈克铨教授出面与洪教授沟通,洪昭光教授当即表示,"只要是校友会的事,我一定办。"

 

为了能更好、更全面地反映洪昭光教授的健康观念,中国人口出版社在洪教授讲座内容基础上,又收集了一些洪教授的关于健康的核心观点,整理出版了《把握健康的金钥匙——洪昭光教授关于健康的真情告白》一书。全书内容精练,分别从观念、营养、心态、运动、家庭等7个方面对如何保持身体健康提出了忠告。和图书市场上动辄几十元一本的洪昭光教授关于健康的图书相比,《把握健康的金钥匙——洪昭光教授关于健康的真情告白》12元的定价突出了出版社服务社会为先的出版理念。

 

为了出版好这本书,出版社的编辑专程去拜访洪教授。令出版社印象深刻的是洪昭光教授始终关心图书的出版进程,并且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审稿和修改,在样稿上认真写上修改意见。图书出版后得到了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和洪昭光教授的好评。更令人感动的是洪教授主动把出书稿费无偿捐献给了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这既是一个老校友对母校的培育之恩的回报,更体现了一个健康教育工作者和医生的豁达胸襟。洪昭光教授用他的行动践行了他的健康观念——平和的心态和助人为乐的奉献精神。

 

 

刘配书著文与《现汉》商榷

 

李一鸥

 

我校新闻系68届毕业生、高级记者(高级编辑)刘配书在2009年第5期《中国图书评论》上发表题为《我读〈现汉〉第5版》的文章(blog.sina.com.cn/68xinwenxi已全文转载),对《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的疏失进行了善意批评,并提出了具体的建设性意见,与《现汉》商榷。

 

刘配书的文章原文数万字,发表时因版面限制,只刊登了约五千字。他指出的《现汉》第5版的主要毛病有以下几类。

 

一、注音错误。“大都”,《现汉》释义为:“大多:杜甫的杰出诗篇~写于安史之乱前后。”注音为“dàdū”,刘认为“大都”如果念作“dàdū”,应该是个历史地理名词,此处“都”是“都城”的意思。如元大都。而作为副词解释为“大多”的“大都”,应当念作“dàdōu”,“都”表示总括。类似的词条有“全都”,《现汉》就注音为“quándōu”。

 

二、排序错误。“手榴弹”与“手令”的排序颠倒,应该“手令”在前,“手榴弹”在后。

 

三、释义不当。如“近郊”,《现汉》解释为:“城市附近的郊区:北京~。”刘认为不准确,建议改为“离城区较近的郊区”。又如“秘密”,《现汉》释义为“有所隐蔽,不让人知道的(跟‘公开’相对):~文件丨~来往。……”刘也认为不准确。因为任何密级的秘密都会让一些人知道,“不让人知道”根本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办文的、相关领导人都会知道,否则事情谁去处理?他认为可以增加一个字,把“人”改为“外人”。

 

四、遗漏新义。如,“失地”,《现汉》的释义是:“丧失国土:~千里丧失的国土:收复~。”刘认为编纂者偏重古义,忽略今义。近年来新产生的一个现象,就是“农民失地”。这里的“失地”,意为“丧失所承包的土地”。又如“反哺”,《现汉》只说了乌鸦反哺,近年来中央提出“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反哺”的词义已经扩大,但《现汉》未予注意。

 

五、收词不当。《现汉》收了“冠名权”,未收“冠名”,刘认为不妥,因为“冠名”才是基本词,而“冠名权”只是派生词。

 

六、刘配书还对传统上将“槁”字解释为“干枯”,提出了全新的观点,认为“槁”的字义应为“蔫”,并以成语“揠苗助长”为例加以论证。成语原文是:“宋人有闵其苗之不长而揠之者,芒芒然归,谓其人曰:‘今日病矣!予助苗长矣!’ 其子趋而往视之,则苗槁矣。”刘认为,从宋人揠苗到其子趋而往视之,不过是几小时之内的事,苗怎么会“干枯”呢?也就是打蔫罢了。“槁”和“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不能画等号。这两个字都含有失去水分、植物生命受损的意思,但是,“槁”程度浅,“枯”程度深,“槁”是变枯的开始,“枯”是“槁”发展的结果,“槁”可以逆转,浇水后植物还能活过来,“枯”不能逆转,浇水也白搭,植物只能死亡。刘的湖南老家的百姓到今天为止,还把玉米、高粱、辣椒、茄子等的小苗打蔫称为“槁”,此外,菜叶、萝卜、苹果等打蔫也可叫做“槁”,甚至还有“槁萝卜辣死人”的说法。

 

刘配书的文章引起了较大反响,不少人认为他言之有理,《现汉》修改时应该吸收他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