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登陆加载中...
热点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笑语洒满黄浦江
来源: 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 作者:陈俊才 发表日期: 2010-7-10 8:15:19 阅读次数: 2491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笑语洒满黄浦江

 

/陈俊才  图/许淑珍

 

    从六月二十八日到七月三日,我们复旦大学新闻系1960级——1965届的同学相聚黄浦江畔。

 

今年是我们入学五十周年、毕业四十五周年,因此,回母校看一看是必然的选项。七月一日,也就是党成立六十九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我们来到了新闻学院,在那里,我们见到了新闻学院的领导和曾教过我们的叶春华、夏鼎铭、周胜林、谢恩光四位老师。看到他们还是那么精神矍铄,同学们心里都有说不出的高兴。中午在复宣酒家吃饭时,同学们轮番给老师敬酒,祝老师健康长寿。老师也频频到每张饭桌前祝酒,对同学们慰勉有加。席间,谢老师在钟长洪同学的夫人刘淑琴女士献歌以后也引吭高歌,构成了一幅生动的师生同乐图。

 

饭前,复旦新闻学院党委书记俞正伟给同学们介绍了新闻学院这些年来的发展情况,徐耀中同学代表大家讲了话,回顾了在校期间的生活和老师们的教诲,对母校和老师们致以最真诚的谢意。几位老师也都一一讲了话。

 

会后,学院领导陪同我们参观了新校园。看到自己就读过的母校翻天覆地的变化,同学们都很兴奋。

 

因为今年是世博年,在世博之年来到上海,参观世博会当然是必不可少的,而参观世博,中国馆是不能不去的。但中国馆每天的进人有限,不预约是万万进不去的。为此,上海的同学找了许多关系,一次又一次地公关,终于满足了大家的要求,两天的参观,我们大多数同学起码看了十多个馆。

 

此外,我们还抽空到我们上学时曾去搞过“四清”的宝山罗店,但那里变化太大了,已寻找不到旧时的踪迹了。

 

七月二日晚上,上海和杭州的同学设宴为外地同学饯行。林谟猷同学代表东道主致欢送辞。他深情地回顾了这些天来同学们参观和欢聚的欢乐场景,称“这是一次难忘的经历、难得的聚会”。陈俊才同学代表外地同学致辞。他说:“过去的五天,是令人难以忘怀的五天,是激动人心的五天。”

 

五天来,我们一直生活在上海和杭州同学感人肺腑的同学情谊中。

 

早在前年我们班在北京聚会时,上海和杭州的同学就表示,他们要在世博年做东,把外地的同学都请到上海,一来庆祝入学五十周年、毕业四十五周年,二来参观世博会。打那以后,沪杭两地的同学就在紧锣密鼓地筹办这次盛会。而是在学生年代就被班里的同学视为主心骨的王金朝同学这次又重披“帅袍”,为筹办这次聚会运筹帷幄。

 

老王今年已经七十五岁了,也就是说,他已是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了,尽管看上去还身板硬朗,但岁数毕竟摆在那里,而且家里又有一大摊事。这次聚会筹办期间和聚会举办期间他所付出的辛劳都是有目共睹的。每天一大清早,他就从大老远的家中跑到我们外地同学下榻的招待所,招呼大家吃早餐。要外出活动了,他又亲自把路上喝的矿泉水搬上车。每天晚上,不管活动得多晚,他都把我们送回住地,交待好第二天的日程安排才回家。

 

当然,这一切仅仅是我们看得见的,而他是怎样指挥调度的,我们就不甚了了了。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在这次聚会中,我们外地同学被照顾得如此周到,整个活动运行得如此圆满,是和老王的指挥有方和很多事情他都亲历亲为分不开的。而上海和杭州的其他同学也都为这次聚会圆满成功尽心竭力。这里不能不提一下姜聚光同学,为了外地的同学在聚会结束后能顺利回家,他在聚会开始前就一次又一次地给外地同学打电话,核实回程的时间。然后他就在上海找关系,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才把同学的回程票买全。还有凌爱媛同学,那么大热天,她跑来跑去,为外地的同学买水果,买面包。吴圣苓、陈毛弟同学也为这次聚会出了很多力。对此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头。

 

还需要一提的是,沪杭同学的配偶不仅都踊跃参加这次活动,而且想方设法为活动的圆满成功贡献力量。得知活动要在上海举行,王言亮同学的夫人陈老师就开始筹划,要给每个参加活动的同学送一个她自己编织的放置遥控器的盒子。于是,她早早就上街买来了塑料丝和珠子,赶在活动开始前编出了三十多个精美绝伦的遥控器的盒子。要知道,每编这样一个盒子要花时三四个钟头,她是把对自己夫君的老同学的深情厚谊一点点编织进去了,所以,每个拿到这份礼物的同学,都非常感动。

 

当然,最令人难以忘怀,最令人心潮激涌的还是同学相会时的真情流露。当年进入复旦的时候,我们都“恰同学少年”,而今天,虽还不算垂垂老矣,但也是大都年届古稀之年了,所以,大伙都格外怀念学生时代的同学情谊,也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聚会。许耕予同学是我们班年纪最大的同学,今年已经七十六岁了。在学校的时候,他给人的印象是不苟言笑,不善言表,五年中,我们从来没听见他唱过歌。可今天,在这个欢送晚宴上,他先是给每个同学送一本《简谱入门基本教程》已大大出人意料了,后来又自告奋勇站出来,说要给大家唱个歌,那就更使人惊喜万分。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慢慢地打开,然后略带腼腆地说:“为了迎接这次聚会,我写了一首名叫《喜相会》的歌词,现在我用北京奥运会的主题歌《我和你》的调子来唱这首歌。”他是这样唱的:

 

我 和 你

 

有 缘 份

 

成 为 复 旦 人

 

 

为 理 想

 

勤 学 习

 

正 果 终 于 修 成

 

 

来 吧

 

同 学

 

看 成 果

 

人 生 多 美 好

 

 

 

新 时 代

 

世 博 缘

 

上 海 喜 相 会

 

 

叙 友 谊

 

话 难 尽

 

聚 散 寻 常 事

 

 

同 学

 

你 看,

 

青 山 绿 油 油,绿 油 油

 

青 山 在,再 相 会

 

青 山 在,再 相 会,再 相 会

 

实事求是地说,他的歌声并不悦耳,但却非常感人,因为他是用自己的心来唱的,唱的是他的心声,也唱出了大伙的心声。因此,他唱完以后,大家都报以最热烈的掌声。显然,显然,大家不是基于礼貌,而是发自内心。

 

在这样气氛下,尽管陈俊才同学刚才讲过话了,但他觉得意犹未尽,就当场赋诗一首:“同窗五载岂能忘,梦萦魂牵登辉堂。古稀之年又重聚,笑语洒满黄浦江。”

 

在这天的送别晚宴上,同学们都有说不完的话,敬不完的酒,唱不完的歌,大家都沈醉在同学深深的情谊之中。晚宴后,上海的同学又陪同外地来的同学驱车游览上海外滩,望着浦江两岸美丽的夜景,回味几天来的相聚,想想明天又各奔东西,大伙都别有一番情意在心头-------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