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登陆加载中...
热点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写给张廉云校友的信
来源: 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 作者:校友会 发表日期: 2011-8-10 6:37:06 阅读次数: 672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写给张廉云校友的信

 

编者按:复旦北京校友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李莉及秘书处秘书包红,于2011年8月1日前往温泉镇敬老院拜访1948年毕业于复旦农学院,现年88岁的老校友张寄农。由于年岁已高,去年8月张寄农校友因走路跌倒至今卧床,尚可坐起。虽生活上有些不便,但老人精神状态非常好,平时会做一些简报,并自己汇集成册。下文是张寄农校友在摔伤前写给1948年毕业于复旦新闻系的张廉云校友的一封信。老人的精神使人倍感钦佩,“老有所为,乐在其中”。

 

每天起床后,首先看到的是您的赠言老有所为,乐在其中条幅,就掀起我如下的想法:牢记过去的苦难,诊视现在的生活,创造更好的将来。

 

我每天的生活日程安排的紧紧的,每天看书、看报、看资料、看电视,和人谈话交流,都离不开以上三个主题。所以我的思想活跃,有一种天天向上,每天都有新收获的感觉,精神很好,心情愉快。

 

另外,最近每天早饭后,晚饭前,总离住室北楼到对面南楼的过道走廊两旁的条椅或排椅上坐20分钟左右,一方面是锻炼身体,走路和扶着栏杆练习走上下坡,同时夏天乘凉,秋天晒太阳。那些坐着轮椅,被保姆、护工推出,男女院友,老太太、老大爷和个别拄着拐杖或扶着轮椅的老院友,也有时凑在一起坐一会儿,这些老人虽集在一起,却很少说话,交流,倒是那些保姆们,都是40—5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山南海北地谈家常,有些爱动的人,则在为老人们预备的健身器材上锻炼身体,还有几位身体比较灵活的人,则在较为广阔的空地上跳舞或做起健身操来,看到这些敬老院的独特情景,也解除了自己独居一室无人聊天的部分精神苦闷。

 

根据我的身体状况和所处环境条件,如不出意外,预期我能活到95岁,如果超过95,那就另行安排了。在95岁的这几年我希望自己耳不聋、眼不瞎、头脑还灵活不痴呆,我将做完如下几件事:

 

首先在我看书、看报、看资料和上网的过程中,我要把我认为有用的材料,收集、整理、编辑成两本书,一本是关于国家的政治体制,怎样才能使人民过得更自由、更民主、更安康;一本是人类社会的婚姻问题,要摆脱各种陋习、清规戒律,过上人人欢快永远幸福的生活。

 

其次把还没整理完的有关农村经济学研究会的材料统统整理编印出来和原本已经印出的12集合编成《中国乡村经济学研究会全集》。

 

第三,在我已经印出四本回忆录的基础上,我要继续写出建国以来,60年我是怎样过来的,以及我的童年和少年,这样便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回忆录。

 

如果我在有生之年,能如期完成以上计划,就算是对您的条幅赠言的完满回答,也是对生我,养我,教我的祖国和人民的报答。

 

张寄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