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登陆加载中...
热点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陈尔强在高教界校友联谊会成立大会上的发言
来源: 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 作者:陈尔强 发表日期: 2011-6-19 6:29:50 阅读次数: 2078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复旦理想主义、英雄主义、现实主义的三位一体

 

——在高教界校友联谊会成立大会上的发言

 

文/陈尔强

 

尊敬的来自母校的老师、各位前辈、亲爱的校友们:

 

大家下午好!今天能作为北京高教界的一名校友代表站在这个讲台上讲几句话,我真的是感到莫大的荣幸。我来自北京大学,在北京大学工作生活了11年。但是我在复旦大学、在江湾五角场的日子要比这长得多。1978年,我12岁那年,我进入复旦大学附属中学念初中,6年后进入复旦大学材料科学系,那时我们现在的校长杨玉良老师还是系里的年轻教师。在那里我完成本科和硕士学位,随后又留校3年,做过科研工作,也做过学生辅导员。直至1994年我去美国留学,我在复旦那儿整整了16年,那正是我一中最为鲜艳的青春时光,所有的一切都刻骨铭心,令人永志难忘。今天,我在这儿见到了我在复旦时就已相熟的伙伴。其中从上海来到会场的张之浩是我同系门的师弟。在与会人员名单上,我还见到张长起的名字。我和长起在学生宿舍4号楼同处了很长一段日子。长起来了吗?若是他没能到场,那就请华彪老师回到上海后代我问候他,多年不见,希望他一切都好。

 

1994年离开复旦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时我满怀离愁别绪。我的老师卜海山先生让我带一个新进实验室的研究生学习做与高分子单链单晶有关的实验。我的师弟还没有完全学会掌握实验的技巧,而我就要离开,心中不免感到非常焦灼不安,觉得自己未能完成任务。因此直到美国大学的报到时限即将要到了,我才离开校园。但是,虽然有那么多的离愁别绪,但我也有自己的慰藉,因为我知道那行将展开的旅程的终点在哪里。和那时许多同龄人出国时所踏上的单向度的旅程不同,我知道我的旅程必有归途。我想着那归途的终点就是我的母校。我深爱着我的母校。只是到了1999年,当我计划着踏上归途的时候,由于人生中的某种偶然性,我去了北京大学。

 

今天看来,这种人生的偶然性赋予人生一种诗意的美。这个过程好像树枝上生长的细小的枝蔓,不经意间找到了一个新的方向,出现在不曾料想的地方,让人不由有些惊叹。在座的校友们,我们都是“复旦之树”上长出来的那些细小的枝蔓或是平凡的不起眼的绿叶。然而,也正是由于这些茂盛的枝蔓和绿叶,“复旦之树”才愈发显得郁郁葱葱,母校才得以完成她作为“树”的使命。而我们总是可以沿着输送养料和水分的脉络追溯到“根”的位置的。我想这种追溯,对于我们来说,已成为生活中难以割舍的一部分。 

 

追溯往昔那些可以抛洒青春的岁月,我总是会深情地想起上个世纪80年代的复旦校园。在改革开放思想解放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宏大历史背影下,复旦园中洒满了那种极为纯净的理想主义的光芒,燃烧着英雄主义的豪情,同时在复旦人生活的每一处,又呈现着现实主义的实践理性。我总是在想,复旦给了我们什么。对于我,复旦就是理想主义、英雄主义、现实主义的三位一体,这构成了我们精神世界的维度,给予我们认真生活的力量。多年后在北大,当我和同学们谈起我们的生活需要什么,我告诉他们应该努力将理想主义、英雄主义和现实主义结合起来,即便在做着最为冷峻严肃的实验科学工作时,我们还是需要这样的品质。能将那样珍贵的东西从母校带了又交给比我们年少的后来人,我感到非常幸福。

 

我看过不少杨玉良老师担任复旦校长后的演讲和访谈。杨老师在不同场合许多次地提到了理想主义之于复旦的重要性。他说理想主义是彼岸性的,因此理想主义象灯塔一样照耀引领我们,给予我们超越当下的勇气。就这一意义而言,我站在这里突然有一些深切的感动。各位校友,我想,当我们离开母校时,母校即成为彼岸。一所伟大的母校积淀浓缩了一代又一代优秀的学子和学者身上的那种最纯净最庄严最为朝气蓬勃的东西,那种专属于少年中国的东西。因此母校便成为我们精神追求的彼岸,成为我们的归宿。

 

一代人来,一代人走,校园永存。母校对我们总是不弃不离,无论我们的日子过得如何平凡。今天,这种永不离弃的情怀让那走开的一群人得以聚在一起,真是一件幸事。毫无疑问,因为拥有相近或相同的青春际遇,我们可以拥有相同的语言,我们更能够相互关怀相互理解相互支持。我想,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归宿感的认定是极为重要的。我们常常以归宿感来赋予自己的生命以价值和意义,以归宿感来区分人世间的同与不同,并由此找到做人做事的原则和规矩,由此获得安全感、温暖、信心和力量。因此,在这里我愿我们的复旦北京校友会高教界联谊会能够体现那种归宿感,可以成为那种具有特殊复旦内涵的大家庭。我们今天看到了这个大家庭的雏形。当然,要组建一个大家庭不容易。为此,我感谢北京校友会的前辈和众多的热心人,感谢母校的支持,我还要特别感谢唐中和她所组织带领的团队为我们大家所做的一切。

 

谢谢大家。

 

2011年6月18日